AAAAAaaa

渣死。

时间全肝在星空上了,所以人物粗糙

p1上色处女作,献给安迷修(只会用实色笔哈哈哈

p2老打瞌睡的安

p3日常 

君臣 唠嗑

恕瑞玛的背景故事更新了,无聊随便翻了翻,然后。

"我不是奴隶,阿兹尔最后的命令就是还我自由。"
"那为什么...为什么背叛阿兹尔?"
“阿兹尔是个蠢货,他的恩典来得太迟了。”

天 官方爸爸真是一针见血指出君臣萌点 我泽有埋怨阿叽尔的语气,责怪情商低吗
语气各种傲娇,太可爱了受不了了,官方听我叫你一声爸爸!

“不用猜就知道是你。”泽拉斯的声音如同蘸了蜜,与他还是凡人的时候一样。

什么??我一直以为板板是个外冷内傲的人,看来要重新定义一下了

一个恶作剧

—烬你知道我最喜欢的adc是谁吗。
—反正不是我。       
—你不问怎么知道不是你。      
—好吧,谁啊?       
—是克格莫。      
—.....
:)
略欠扁啊哈哈哈 来源于我朋友的脑洞.

p1p2p3眼睛   p4蔚背影?? p5万众倾倒

我要死了,烬的眼睛太美了啊 红瞳和睫毛,烟雾,燃烧的花朵,他本身就是完美的艺术品。

睡前一段ruseb

    某些时候没有怪物的追逐,警探便放慢脚步走在ruvik宽大的宅子里。他在地板嘎吱的呻吟中提起油灯,摇曳的金色灯光映亮一块接着一块粉壁斑驳的墙,那上面用蜡笔涂着歪斜的字,拙劣的笔画仿佛出自一个愚笨的孩子。
    他从楼上顺着阶梯走到楼下,从阴暗的走廊尽头走到狭窄的阁楼,直到看见一面被"Sebastian Castellanos"所占满的墙壁。四边的红色深木墙壁已经看不出底色了。
    字迹很新,每天都有人来描一遍。警探的鼻尖满满充斥着蜡笔油味,他推开一扇灰蒙蒙的窗子。
    一笔一画的圆体,字字在无数次描摹下色彩浓厚,警探恍神间看到白衣的男人紧捏着蜡笔,指甲缝里尽是蜡笔渣,他认真地好像在对待世上最珍贵的财宝。

    。)..没有表现出想要的意境的描写,只是想把ruvik疯狂的爱从另一个角度展现,晚安同好们。

【资料整理】外国各种贵族头衔的称呼(一)

苏鲁支先生说:


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:


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爵位名称:




公爵Duke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爵夫人/女公爵/公爵小姐Duchness
侯爵Marquis 德文Markgraf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侯爵夫人/女侯爵/侯爵小姐Marquise/Marchioness 
伯爵Count/Earl/Graf  (Count是欧洲大陆的说法,earl为英国的说法,Graf为德意志地区的说法)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伯爵夫人/女伯爵/伯爵小姐Countness
子爵Viscount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子爵夫人/女子爵/子爵小姐Viscountness
男爵Baron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男爵夫人/女男爵/男爵小姐Baroness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从男爵/准男爵Baronet简写:Bart/BT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从男爵夫人/女从男爵baronetess简写:Btss




注:从男爵的地位则在男爵之下,骑士之上,从男爵是一项世袭荣誉,但却不属于贵族爵位,在此特意说明




 




大公(德意志地区最重要的爵位之一,仅次于国王)




Grand duke/ Archduke/Grandee/Hidalgo/Duchy      




 




Lord只是对一般贵族的一种尊称,并不是什么爵位




 




 




注:




东欧地区(最典型的为沙俄帝国)爵位只有三种




公爵Prince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爵夫人/女公爵/公爵小姐Princess




伯爵Count/Graph       伯爵夫人/女伯爵/伯爵小姐Countness
男爵Baron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男爵夫人/女男爵/男爵小姐Baroness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温馨提示:




        以后请不要看到Prince就翻译成王子了,谢谢配合。这个在各种文学作品和史料中争议很大。




        顺便求扩转载




 




下期预告:




 




君主和贵族附庸




Monarchs and mediatised nobles




这个的话会比较详细,每个都会具体介绍的




Imperial and Royal Majesty (HI&RM) · 
Imperial Majesty (HIM) · 
Apostolic Majesty (HAM) · 
Catholic Majesty (HCM) · 
Most Christian Majesty (HMCM) · 
Most Faithful Majesty (HFM) · 
Fidei Defensor (FD) · 
Britannic Majesty (HBM) · 
Most Excellent Majesty · 
Most Gracious Majesty · 
Royal Majesty (HRM) · 
Majesty (HM) · 
Grace (HG) · 
Royal Highness (HRH) · 
Exalted Highness (HEH) · 
Highness (HH) · 
Most Eminent Highness (HMEH) · 
Serene Highness (HSH) · 
Illustrious Highness (HIll.H)




 


『The Fire』

         "嘿,该给我讲故事了!"褐色头发的男孩抱住男人的手臂摇晃撒娇,请求的望着人。
     "当然,我没有忘记。"男人放下手里的工作,手掌放在男孩的头上轻轻的揉揉,柔软的发丝从指缝擦过,指腹的触感从神经蹦上大脑,男人神情一阵恍惚。
     "... ..."男人思考了好一会,缓缓地开口。
    "等等,你不需要故事书吗?"男孩疑惑的看着人,甚至动身去拉过厚厚的故事书。
    "不需要,我亲爱的。你乖乖坐好,但是我很抱歉,它有点短。"

    "以前,距现在不是太久。有一名警探。"
    "Cool!警察!"
    "并不如你所想的那样。他职业的过去并不完美,你想象不出来的。酗酒,宿醉,不理职务。有一次失误甚至差点带来无法弥补的经济损失。"
     "真糟糕,所以他不是一个好警探么?"
     "不,直到他遇上一个被自己的世界弄疯的可怜家伙。"
     "他也变疯了么?"
     "不,他没有。不对...也算是吧。他在一次火难里救下一个疯子,他们渐渐互相理解,准确说,是疯子缠上了他,他接受了。他在某种意义上给了那疯子新生。"
      "wow!是爱人吗!"
      "... ..."
      "...?"
      "... ...当然,他们彼此相爱。"
      男孩只觉得那样是个刺激却有趣的故事,好像童话里的甜美故事一样,总是有一个完美的结局。
       "警探是个很棒的警探,他没有失败过..只有一次。"
       "好..好厉害!你的意思说,自那次后他没都再失败过?"
       "对啊。"男人扬起一个少见的笑容,面部的肌肉却因为这小幅度动作拉扯的生疼。心脏的一角与此同时也被拽的像要脱离肋骨的栲制。
       "该睡觉了。"
       "警探是个很厉害的人呢!"
       "该睡觉了。"
       "噢.. ..."

        那次仍然是一次火灾,由被剥削的工人的泄愤纵火。很不幸,衣料店和五金店都被火蔓延了,那夜的街区是一场灾难,路灯很暗,从来照不清角落与大道。但舔着月亮弯角的火苗,甚至在男人那永恒的黯淡双眼中狂舞,以及火焰中警探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 火势太大了,消防车来不及到达,尽管成人尖叫着撤离了,但有妇女哭叫着要冲入火海。
        "我的孩子!我的孩子!"她几近疯了般的哭喊。"上帝,可怜可怜他!他只是个婴儿!"
        在场的人表情一刻僵硬了,人们束手无策。
       警探只是愣了几秒,大步跑进高温的业火地狱,果决的连回头也没有。
      "Seb!"男人喊了出来,他看见警探的身影冲出时,心中一阵绝望。
      烟雾熏的双眼模糊,也许那身影听见了呼唤,但他难以辨别警探是否回头。
      即使拉住警探,他也会在心中一辈子的内疚。因为,他是一个尽责的警探。

      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爱人。

      是的,他没有再失败过。因为这一次的代价,是永恒的安眠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Sebastian,在一场人为纵火中殉职,尸体未被辨认,所留下的唯一痕迹,是救出来褐发的婴儿。
      男人看向男孩闭着的房门,情绪交集在灰色的瞳混的浑浊,所幸和警探在一起的日子里,他学会感知情感,暴虐和残忍都渐渐远离。上苍残忍,和故去的姐姐所带来的一样,他来不及享受幸福和一份单薄宁静的满足,便被大火再一次剥夺了一切。
    
    当大火烧毁我的心爱之物,
    它们即将要连我一起焚烧。
    你从火中向我走来。
    你是不惧烈焰的天使,
    哪怕羽翼焦黑。
    上帝最终召你回去,
    你的身影没入火海。

    五十年后。
    老人一头花白夹着褐色的发,他给伏在膝头的孩子缓缓道着故事。
    "后来我才知道,我是被天使从火里救出的孩子。"
     "真惊险!"
     "后来我才明白,他没有失败,因为我是他的战利品——与烈火战斗。"
     "给你讲这个故事的人呢?他为什么知道那么明白?"
      老人扶着椅子颤巍巍的站起,皱纹的手翻开牛皮笔记本旧黄的纸张,中间夹着份年代和他一样老的报纸。
     "啊,每错,就是它。我一直珍藏着。"老人小心地抖开报纸,缓慢的叙述着那天首版消息。"背负炸药,冲进xx工厂并自爆形式炸毁,火海蔓延。这条街很不幸,几年前曾有一场火灾。"
     孩子瞪大了圆溜溜的眼。
     "他是我其中一名父亲,他仍然深爱着我爸爸并如此疯狂。"
      老人解释。孩子更惊奇了。
     老人长长的叹气,扬手,报纸飘落进壁炉,转眼间被火苗吞噬,壁炉旺了点,老人的脸在缭绕的青烟中被扭曲,"他们应该在火中永恒。"
       ... ...
       快烧尽了,"该睡觉了。"
    
      纸烬中,留了一片被烧的只有一小块的纸片,尽管被熏的焦黑难以阅读,仍可依稀辨认一个名字。
      Ruvik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你是天使,自火中走来。
      You are an angel, coming from the fire.
      你背对着爱,永远的离开。
      You turn your back on love, leave forever.
      最后的结局,火让我们永恒。
      At the final ending, the fire keeps us alive forever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作为一名住校生抽出时间来码的,依旧很短,人物性格似乎没掌握太好,算啦,本来就是想写Ruvik性格因为Seb改变了一点的。各位看官祝你们阅读愉快!

    内容混乱,不知所云。塞叔已经坚持不下去,夹杂着回忆,最后带着说不下的回答死在R总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 "Seb... ..."男人站在碎石的那一端。警探的视线一阵模糊又片刻清晰,风夹着破碎的音节灌入耳朵,费力从呼啸的风中分辨,警探确信对方在呼唤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 他看向了白袍的男子,对方似乎很焦虑,因为他一直喊叫,实属少见的情况...Ruvik着急了。

      我现在应该跑过去,告诉他不必慌张,我就算曾经常常酗酒,身体也没这么差过...警探只是在脑里这样想着。但是,现实是,挪动身子已经是一项不可达到的任务,他应该是到了自己思维的极限,大脑逐渐失去对肢体的控制,并且被痛感侵扰着。看看眼前吧,他首先要前进一段路,然后迈过一条裂缝,或许应该跳过去,看上去不窄,翻过碎成一堆一堆的石板,还要注意不让木刺划烂了衣服。

       所以在他朝Ruvik迈出第一步时,下盘就已无力,膝盖下的好像不是小腿,而是高温下融成一滩的糖浆。警探朝前扑倒了,额头磕在一块石头上,温热的液体立刻就从额角淌下。他尚在庆幸没有伤到眼睛时,血便流进了眼睛。Seb所看到的世界在那一刻成了红色,黑色的钢筋水泥啊,灰蒙蒙的天空啊,都单调成了红色。警探用力眨眼睛挤出血水,但他的额头成了无尽的源头,血液的味道一直钻进鼻腔,第一次被血弄得想呕吐。他只觉得大脑有点昏涨,但是眼前的人还是站的那么远,也没有靠近的意思。难道要我爬过去吗!他有点恼怒却无可奈何。你不是会瞬移么?那么,现在,站在我旁边!

      可惜seb的怨言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  他尝试了数次,手撑着粗糙的地,让肱骨带动着肌肉把力量汇聚,然后,站起来。但他做不到了,可怕的事实。不仅如此,世界在眼中也愈发古怪。色调突然转了深灰,一会又明亮的刺眼。像老式的幕布电影...seb想起了这种老旧事物。倒不如说,他正在以一个观影者的身份看着一场漫长的剧。

      有一次,他用膝盖支撑起了上半身,很好的进展,但只是撞在地上更疼罢了...

      ... ...

     

     恶臭的下水道。只有提灯摇曳的光。

     警探敏捷的捕捉到拐角一闪而过的白影。嘿!Ruvik,我知道你在那里。他把枪往腋下一夹,以别扭的姿势踩着水追上去。水声渐远,灯光投射在墙上拉长的人影朝前移动。

      Ruivk又不见了。他想。尽头只有孤零零的探灯打下的一片暗光,阴影里不出所料,放了绿色的凝胶。谢谢。他暗道,伸手揽过这些小瓶,指腹冰凉的触感让心里免不了一阵欢欣。转过头便对上Ruvik蛇一样的目光,距离略近。

      Boss级转头杀...

      "..."

      "呃..谢谢你的凝胶,你很大方..."警探愣了一会,随即意识到对视对于Ruvik来说很帅气,但放在自己身上,只会透着一股蠢劲,这就造成了他的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  对方还是直视自己的眼睛。seb不动声色的后撤一步试图拉开距离,然而背部抵上了冷硬的石壁。

     噢..糟糕..

     你别盯着我!

     天呐Ruvik又突发奇想心血来潮觉得我是个有趣的多的试验品?

     他不会喜欢上我的眼睛吧。

     但愿不会挖眼珠..他打了个寒战,止住自己乱成一团的思绪和神奇的想象。

     "听我说,我——"

     警探的话被一个吻打断了,被一股霸道的力量按到墙上,有人欺身而上,咬住了他的下唇,舌头像蛇似地滑进他的口腔,在温暖的口里滑动索取,如猛兽般肆虐。警探剩下的语句被迫的吞回肚子里,他也呆住了以至于没有反抗。他大概没想到他会被Ruvik强吻,而对方却不是自己的爱人。

    ... ...

    "seb...我总是在等待.."他被放开后只顾着扶着墙喘气,肺部终于得到解放。被袭击的震惊之余听到这句低语在狭小的容道里回响,经过壁的回声一次又一次撞在耳膜。警探回过神来时,Ruvik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你总是在等待,可这次的等待已经没有结果了。seb枕在自己的手臂上,头很疼,但它不会到炸开的地步,火山被限制在大脑里喷发更让人痛苦。

     因为什么也流溢不出来。

     无果的尝试只是让手脚的擦伤增多,火辣辣的疼痛慢慢远去,seb合上眼睛一会又再次睁开,对面的人影一动不动。或许从开始就是那样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 呼唤的名字是我的错觉,Ruvik只不过是在看着我死亡。

     如果你能靠近一点..因为我看不清楚了..

     你总是在等待我吗。

     警探费力的抬头朝前方看去,眼前雾蒙蒙的。难道Ruvik的世界里也会起雾么。

     最后,seb眼里的世界彻底被黑色笼罩,seb头一歪,死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 嘿,你等待到了啥?

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新年也得发点糖是不?

      "谢谢你,keeper,不过现在我不需要。"Ruvik说。keeper正攥着几瓶绿的刺眼的罐子准备摞在地上,高大的身子就那样僵住了。

      他站起来,保险柜的锁眼转向Ruvik怀里半抱的男人。

      难道你不是为他准备的吗。

      "当然不是,当然不是.."

      好像是叫塞巴斯蒂安..?记得他几乎视凝胶为命,所以Ruvik经常偷偷送去这个。

       警探不安分的乱动,Ruvik拍了拍他的脑袋。keeper看到那家伙不情愿似地乖乖不动了。疑惑的抬头,keeper很不解。

       "他不需要了。"

       警探侧过脸,keeper看见他的眼睛布满血丝,毫无人气,额头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像被碰撞的稀烂一样,和吭哧吭哧的鬼变者无异,但他作为Ruvik大脑内被同化的怪物,对Ruvik显然很畏惧。

        keeper只是扫了死去的警探一眼,自顾自地提起装满人头的布袋,缓慢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... ...

        keeper的脚步声远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Ruvik搂着怀中的人,低身附在他耳边,而死去的警探因为对能力的畏惧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 "应该是一年过去了吧。愿你快乐。"

        新年快乐啊大家,新的一年里也要产粮啊!

[迟到的圣诞段子]

      *画风突变

      *文渣勿喷

  25,Dec

        我认为一切都该结束了,无论是垂着涎水的古怪恶狗,或者是挥舞着电锯的大块头,以及,长长黑发蜘蛛般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 这段日子真够昏暗的,我原本以为在joe的陪伴下,鲜血和骨肉不是最可怕的事。孤独,是孤独。它是盘旋在我头上的黑鸟,久久鸣叫,偶尔落下几根翎羽,提醒我不幸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 joe是陪伴我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人,他时常给我信心和力量,帮他捡回眼镜时,我总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好笑,荒唐地在恶狗嘴下寻觅。我不知道他站在铁栅栏后全程注视着我时,是什么感受。那也挺好,每当在休息时,拿它来和joe开玩笑——那有趣极了,他会轻咳一声,努力摆出严肃的表情,好像还打算用我颓废工作的事回击。就像这样,“噢,seb,我们且不提这个,你还记得有段时候你提着酒瓶子,一身大衣就像从臭水沟捞出来那样——”

       我是个不幸的人。

       昨天,joe死了。

       他说“hey,seb,我坚持不住了。我的大脑,疼极了。”

       我不得不杀死了他。噢,今天是圣诞节,街上挂满了彩灯,这里却挂满了尸体。你不能指望Ruvik让零散的碎肉小星星似地闪着光,或者冲来的怪物在唱jingle bells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上帝能听到我的许愿,我希望能逃离这儿。今天是耶稣诞生的日子,可能也是我死掉的日子。我是在努力的存活,我是个足够坚强的警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eb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Ruvik合上了这本破破烂烂的日记,他扭头冲奄奄一息的警探笑道,seb,你不会死的,陪我一起过圣诞吧,如果你愿意,歌曲并不成问题呢。

        警探先生表示日记不收好被R总裁看到很羞耻,不我在装死,你说的话我听不见。等等,歌曲不成问题?他不敢想象Ruvik唱歌的样子了。